财神玄机网

吴若甫难友新浪访谈(2):吴大哥非常仗义(附图)

发布日期:2019-08-05 04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吴若甫:一样,也是五百万,这是不可能的,我跟他们说没有,确实没有。我跟他们说了,我把毕生的积蓄都给他们,他们也看到这个数字了,还不足一半。

  杜庆疆:我是在二环路上,被他们劫停下来,他们出示警官证,我跟他们配合,他们问我姓什么叫什么,我回答之后就叫我下车,我刚一打开车门,他们就把我从车上揪下去了,然后戴上手铐,塞到他们的车里,开车就跑了,把我塞到座位底下,也看不到周围的情景,我觉得不太舒服,因为警察不会这么做。我就问他们你们做什么的,你们要做什么。他们说到地方就知道了。结果没到地方我就知道他们干什么的,他们搜我的身,搜我的包,我恰好是和朋友们玩去,没有带什么东西,就是两个手机,一个是我的,一个是我女朋友的,一个钱包,也没有多少钱。他们看我也不像有钱的,就停车了,当时是在近郊,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让我把车主找出来。我当时非常非常害怕,真是非常害怕,因为枪顶在我的脑袋上。但是我的女朋友对我非常非常好,而且很理解我、包容我,我当时就想死了也不能把她调出来。后来他们看我不合作,就把我扔到一个冰窖里面,特别的冷,所以当时我想活着出来最大的愿望就是洗洗桑拿,暖和暖和。

  他们问我要钱,我说没有钱。他们的武器都让我看到了,一般的绑匪没有这么恶,又有冲锋枪又有手榴弹的,我就想我活着出去的希望不太大了,因为之前也听到过一些绑架案是什么样的情况。他们就让我想想办法,没有五百万的话二百万也行,想想别的办法,就让我给家里打电话。我一直也没有配合他们,他们就不理我了,说是给你吃点苦头,一天一夜都冻着,然后就看到吴大哥来了。

  杜庆疆:认出来了,吴大哥比较好认。他们把吴大哥抓来之后,也是一样,也是要赎金,我听着数字跟我差不多。后来吴大哥跟他们商量,听他们的意思就是能榨出多少就榨多少,而且给不给钱也是死。

  杜庆疆:绑匪们跟我们说话挺多的,吴大哥也一直跟他们讲道理,也是希望他们守信用,因为我已经选择完了。

  杜庆疆:对,因为我已经选完了,就等着呗,2018年现场手机开奖记录。看哪天执行了。不过说实话,挺佩服吴大哥的,在那种环境下还能给他们讲故事,还能去感化他们,真是挺让人佩服的,一般人做不到这么仗义,还自顾不暇呢,他跟我绑在一起,有没有可能出去,谁也不知道,他还能管别人,我比他小多了,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以后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地想一想,人不能太自私了。我觉得,我们俩能够活着出来,可能也是老天有眼吧,加上我们的公安干警非常非常的神勇,也非常机智,很聪明。总的一句话,邪不压正。

  而且跟绑匪沟通的时候,讲了很多故事,打日本鬼子的时候的故事,还有对岳反击战的故事,还有水浒的故事。

  杜庆疆:对,给他们讲,有时候也给我们讲。绑匪也给我们聊他们的经历,说他们什么时候开始犯罪,怎么仇视社会,十二生肖六和表。他们觉得不公平。

  吴若甫:《法制进行时》的节目已经拍得很详细了,关心这件事的人也看到了当时现场的情景,但是还是很多网友都在问,获救那一刻的感受。我觉得不一定是一刻,就是恍如隔世的感觉是什么样的?

  吴若甫:我们都知道,包括我们看到的,因为他们也不回避我们,包括那些,那些手雷,包括AK47,包括华堂枪。他们也说这个手雷,遇到警察扑上来的时候,他们会拉响手雷,和警察同归于尽,而且他们已经设定好了,一旦警察来了,按一下手机,看着我们的绑匪就会立刻把我们杀掉。我们调侃也好,讲故事也好,后来庆疆后来回忆还有唱歌,包括我们说的那些话,就是听天由命吧。

  杜庆疆:大哥跟我们说,不要让他们太紧张了,一定要在他们放松的情况下去抢他们的枪,一定要想办法。不能刺激他们。

  吴若甫:他们要考虑到人质的安全,而且往上扑他的时候,发射器能够决定我们的生死,手雷瞬间拉响的话,包括有子弹上膛的枪,还有AK47,我们的警察扑上的一瞬间,没有任何的安全保障。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,跟我的经历,还有穿的军装都有关系,我这个人轻易不会落泪,或者是恐慌,或者激动,但是看了徐滔《法制进行时》,罪犯已经把手伸到裤兜里了,某种意义上已经接近手雷了,那个特警队员,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,所有的侦察员和特警队和重案队的警察,一帮人扑上去,把所有的手都抓得死死的,一旦有一丝一毫的松懈,都得牺牲。我知道他们没有穿防弹衣,穿了防弹衣就会被匪首发现,就会发信号,告诉看守我们的绑匪把我们杀掉。这是什么样的精神?不用说大家都知道,他们是为了保护我们两个的生命安全才冒这样的生死危险。我看到这,真是控制不住了。

  吴若甫:亏了我们是头一天被营救出来,后来这些特警大队的队长告诉我们,如果头一天没有营救成功,那么第二天,就因为某个小报的某个记者的不实报道,就足以让绑匪把我们杀掉了。我也想借此说,我毕竟在影视圈、娱乐圈工作和生活了大半辈子,其实从整体来看,我们的媒体是健康的,是向上的,是主持正义的。但是,也有个别媒体,我觉得他们真是应该反省和自律。因为新闻首先是要讲求真实、客观,如果缺少了这两点,都是违背职业道德的。还有一点,作为记者,你非常清楚,当时我们还没有被营救出来的时候,绑匪说得很清楚,一旦曝光报案,立刻就把你们杀掉,这是最起码的常识。包括当时说车在延庆被发现,吴若甫已经不在车上,这些都是不实报道,警方都非常清楚,我的车一直在当时出事的酒吧门口,我被营救出来的时候,这个车也一直被警方监控。所以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感谢主持正义和健康的媒体朋友们,我也想说,那个别不健康的记者,你们应该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,因为事实已经大白于天下,大家都知道了,你们险些成了杀人犯。这一点,我想让我的小兄弟谈一谈他的感受。

  主持人:说到这个,我打断一下,刚才好多网友都在说为什么只有吴若甫一个人的镜头,说想看一看这位难友的样子。访谈刚开始的时候,我已经说明了,出于对个人隐私的保护,我们征求了杜先生本人的意见,杜先生不愿意出镜。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自己的选择,所以新浪网只给出了吴先生一个人的镜头。

  杜庆疆:其实吴大哥跟绑匪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工作,也希望绑匪知道我们不会报警的,让他们的心情平静下来,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露了的话,一定会杀我们的,所以这个报道确实危害到吴大哥和我的生命,所以他们是属于落井下石了,我们本身就在死亡线上挣扎,他怎么能这么做呢?他们等于把我们最后一线生存的机会都剥夺掉了,作为新闻报道要真实嘛。

  杜庆疆:看到我女朋友,觉得以后会更好的生活,更加珍惜以后的时光,更加珍惜这份感情,我也很珍惜跟吴大哥这种生死之交的感情。因为人在危难的时候,谁拉你一把,是非常非常有感受的。人在最危难的时候,才能最能体会到那种感情。

  吴若甫:不是我,我现在还来不及想这些事情,因为的确有很多影视界的朋友和一些电视台,包括一些影视公司找到我,希望能够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,至今我也没有承诺给任何一方,因为我想,如果拍成电影或者电视的话,怎么才能够真实客观地再现我们警界精英的无畏和机智,那种英勇,我很担心如果随意地去写一个剧本,去投资拍摄的话,我担心不能够真实地再现警方的威猛和智慧,这件事情应该是很慎重很负责任地面对。

  杜庆疆:我们是真真事实地体会到了警察们不怕牺牲的精神,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,确实是这样,我们还没来得及想他们就冲进来了。

  主持人:非常高兴两位来到这里和网友们一起交流,谈了很多可能还没有谈过的问题。我想网友也很高兴通过新浪网这种形式,直接了解到他们想知道的事实真相和两位的感受,我也很高兴代表他们和两位非常真诚的男子汉做非常真诚的交流。感谢网友们的在线的参与,希望两位身体健康、平平安安。